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妹妹的回忆
妹妹的回忆

妹妹的回忆

每次看到妹妹穿着学校制服的时候,总是很想看在那白色布料之下的胴体,到底是什么模样。

  白色制服对我来说,一直都有种莫名的吸引力;尽管妹妹的身材并不丰满,顶多只是苗条,胸前只有微微的隆起,却仍拥有极大的诱惑力。

  之所以我会那么想一探妹妹的身体,是因为她那白到几乎可以透视的肌肤,像是块洁净毫无瑕疵的美玉,非常的迷人。

  也许是兄妹的关系,加上我们之间感情又十分的好,妹妹在我面前总是大辣辣的,一点也没有在外面的骄矜,甚至晚上睡觉的时候只穿着内衣裤也不在乎。

  喔,忘了说明,因为我们家里经济状况的关系,我们一家住的是栋租来的老旧公寓,而老旧的公寓都有一个特点,就是坪数小且房间少,我们这间当然也不例外,自从妈妈和爸爸离婚之后,仅有的三间房间就变成爸爸一间,我和妹妹一间,剩下的那间作为客房,平常没有客人的时候则做为爸爸的书房。

  就因为如此,从小到现在都和我同睡一张床的妹妹,在我面前没有丝毫做作就一点都不奇怪了;只是她对我没有男女意识,并不代表我也没有啊……其实我偶尔会偷偷注意妹妹的身体,也很期待她走光的时候。

  不过呢,每当她真的要走光露点的时候,我却总是背着自己的心意出声提醒她,然后换来妹妹用她甜甜的声音向我撒娇。

  我和妹妹的感情真的很好,什么都会对彼此说,不管是学校作业、感情世界或是平常生活的锁锁碎碎都可以,也因此让我知道很多妹妹身上发生的让我不知道该说什么的事情。

  那是发生在她还是国小的时候,我算了算,那已经几年前的事情了。

  那天,妹妹中午就放学了,她按照惯例,在放学之后和同学到学校附近吃了午餐,然后背着书包哼着歌,一跳一跳的回到家里。

  她拿出钥匙开门,却在将门推开之后,一股难闻的味道随即扑鼻而来,让当时年纪还小的她差点就噁心得哭了出来;妹妹说那应该是喝醉的人呕吐的味道,当然,小时候的她并不知道。

  在最初的一段难受过去之后,妹妹强忍着讨厌的情绪,捏着鼻子走进家里并关上门,却发现在那小小的客厅里,本该空无一人的沙发上,却出现一双套着皮鞋和西装裤的长腿。

  妹妹走进前一看,发现躺在沙发上的那个人是爸爸,他睡着了,而且好像睡得很沉,而那股难闻的味道好像就是从爸爸的身上传来的。

  「爸爸?」年纪小的妹妹一看到爸爸,并不会多想什么,很自然地上前推了推爸爸。

  被推了几次之后,爸爸终於睁开了眼睛,当他看到妹妹的时候,却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眼睛瞬间睁大了好几倍:「阿蓉?你怎么会在这里?」听到妹妹这样说,我直觉就想到,那应该是妈妈的名字,但听说妈妈在我和妹妹都还很小时候就和爸爸离婚了……我望向妹妹,她也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不过,那并不是故事的重点,妹妹又继续往下说。

  爸爸在说完那句话之后,又继续说了几句话,不过因为那几句话只是爸爸在自言自语,所以妹妹并没有听得很清楚。

  「好吧,你说,你现在回来干什么?拿钱吗?还是要孩子?」爸爸碎碎念完之后,便口气很差的对妹妹说,当然,那应该是因为他把妹妹当作是妈妈的关系吧。

  「爸爸?」妹妹不明就里,疑惑地看着爸爸;我可以想像,现在脸蛋甜美得像个可口的蛋糕似的妹妹,当时一定更加的可爱诱人,而当她摆出疑惑的表情,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的爸爸的时候,可爱的程度绝对又增加了好几倍。

  我相信爸爸一定和我想的是一样的!因为当妹妹这样看着爸爸之后,爸爸突然愣了一下,然后双眼放出了不一样的光芒。

  「嘿嘿……不管你回来是干什么的,都先帮我解个馋吧!为了照顾那两个小鬼,我已经好久没……嘿嘿嘿……」爸爸突然站了起来,双手放到自己的西装裤上,然后开始解开皮带扣子并将西装裤脱下,接着是那件灰色的三角裤,最后露出那卷曲浓密的阴毛和垂在阴毛丛里的软趴肉棒。

  「爸爸!你要做什么?」

  妹妹并不知道爸爸要做什么,只是对他突然的行为觉得很奇怪,她抬起头看着站起身来高他一倍的爸爸,脸上是更加疑惑的表情。

  「嘿,阿蓉,没想到那么多年不见,你还是一样可爱啊……」低喃了几句,爸爸的手放到妹妹头上,用力将她的头压到自己的肉棒上;妹妹被爸爸这样一弄,毫无反抗的余地。

  一股难闻的味道随即窜进妹妹的鼻子里,让她觉得噁心无比,而卷曲的阴毛又搔着妹妹的鼻子,让她非常想打喷嚏。

  而让妹妹吓一跳的是,原本软趴趴的那根肉棒,竟然立刻在妹妹的眼前硬了起来,紫黑色的龟头和佈满青筋的肉棒,让妹妹惊讶得就要叫出声来。

  就在妹妹张开嘴巴要发出声音的时候,那根肉棒迅速被插进了妹妹的嘴里,妹妹的小嘴被塞得满满的,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只能隐约听到微弱的呜噎声。

  「少装了,阿蓉,别那一副吓到了的样子,以前不是爱得要死?还常常要我干你?怎么才离婚几年,就好像变回了处女一样了?」爸爸一边说着,一边扭着腰,那根插在妹妹嘴里的肉棒也这样一前一后的在妹妹嘴里抽插;妹妹想要挣脱,却被爸爸压着头,无论怎么扭动,也没有办法挣脱。

  「呦,是要玩强奸的游戏吗?好啊,老子就和你玩玩!」爸爸停止扭腰,把肉棒从妹妹的嘴里拔了出来,一只手仍然抓着妹妹的头,而另外一只手则握住了自己的肉棒,然后把龟头在妹妹那可爱柔嫩的小脸蛋上摩擦。

  「嘿……我可爱的小阿蓉啊,想不想要这根大肉棒啊?我记得你以前是很爱的喔!」爸爸握着肉棒的那只手开始套弄起来,然后又将龟头插进妹妹的嘴里,用力的向里面插了一下之后,拔了出来再插进去,这样反覆了好几次。

  「哈,想起来了吗?这根肉棒的滋味。没关系,立刻就让你想起……咦咦咦咦……怎么……啊……」原本在持续插入拔出动作的爸爸,突然将肉棒停在妹妹的眼前,然后那根套空着肉棒的手忽然加快了动作,嘴里同时发出低沉的声音。

  妹妹还是奇怪地看着爸爸,而刚刚被插的小嘴忘记合上,流出了些许透明的津液。然后,一股白色浓稠的东西从妹妹眼前的肉棒射了出来,强而有力地射在妹妹的脸上,然后是第二股、第三股……当肉棒停止射精的时候,妹妹的脸上已经沾满了白白浓稠的浆液,而那特有的腥味也同时飘进了妹妹的鼻息里。

  「爸爸,这是什么?怎么那么臭?」

  妹妹着急地问爸爸,那噁心难闻的味道让当时年纪小的她就要哭了出来,却发现爸爸在射完精之后,又昏昏沉沉的倒在了沙发上睡了过去。问不出答案的妹妹只好忍着就要夺眶而出的眼泪,走到浴室将脸上那渐渐乾涸过去的浓稠浆液洗去;她说在后来的几天里,她的鼻子一直存在精液那难闻噁心的腥味。

  「……」

  听到妹妹讲着这段回忆,我感到无比的惊讶;在我的印象中,妹妹六年级时确实是有一次爸爸中午就回家了,而且喝得烂醉,据说是因为有笔大生意谈不拢所以醉酒发泄。而且那个礼拜的礼拜天,他还带我和妹妹去一间高级餐厅大吃一顿,说是梦到了妈妈,而且狠狠地发泄了一顿闷气。

  『莫非就是这天?』我在心里比对着,同时偷偷看着妹妹,讲完故事的她正在轻哼着歌站在衣橱前挑选着洗好澡要穿着的内衣裤;我不禁开始想像,有着甜美脸蛋的她被喷了满脸精浆的样子。

  而更让我惊讶的是,听妹妹讲她被爸爸颜射的故事,我的肉棒竟然也硬了起来……要不是我盖着被子,一定就被妹妹发现了。

  我问妹妹知不知道那射在她脸上的东西是什么?她说现在知道,可是想想那是很小的时候发生的事,爸爸自己也以为是在做梦,而在告诉我之前只有他自己知道,所以没有关系。听到妹妹这样说,我的肉棒又更硬了几分……妹妹选好了内衣裤,一跳一跳的过来亲了我额头一下,轻哼着歌走进浴室洗澡去了。

  【完】